戍歲祝福萬事順 狗年兆豐五穀香....人生過客,相互為緣,共營心因,共結 善緣,相伴感恩。 活 著 就 是 勝 利,掙 錢 只 是 遊 戲,健 康 才 是 目 的,快 樂 才 是 真 諦!

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

著名女作家楊絳先生百歲感言~為人生豁達做了最好的詮釋



  中國著名女作家、文學翻譯家楊絳原名楊季康,祖籍江蘇無錫。2016525日病逝北京,享年105歲。
楊絳之死,舉世觸目,對於楊氏之讚譽有如花雪紛飛;楊絳「先生」不絕於耳?楊絳不是女的嗎?楊絳之為「先生」,並非指楊絳是男人,而是古話「先生」一​​​​乃尊稱對有學問者或德高望重之人,並非人皆可為先生;現時日語、韓語與越南語仍保有彼等用法。楊絳走後,中國再無有資格稱「先生」之女性。
楊絳之文學地位無容置疑,其作品某程度亦代表了該時代之精神面貌,其代表作包括長篇小說《洗澡》,散文集《幹校六記》、《我們仨》,翻譯作品《唐吉訶德》等。


1911717日出生的她,其父是聞名江浙的大律師、浙江省高等審判廳廳長楊蔭杭。楊絳的一生雖有著輝煌的文學成就,卻在文革中飽受中共的殘酷迫害。
楊絳1932年在蘇州東吳大學畢業,進入北京清華研究院外國語攻讀研究生學位,並認識了錢鍾書。兩人在1935年結婚後同赴英國、法國留學,並生下女兒錢瑗。
1938年,楊絳一家三口回國後,她曾任北京大學文學研究所、中國科學院文學研究所、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的研究員。
1966年「文革」爆發後,楊絳是最早受衝擊的學者之一。在中共當局「關於文化大革命的決定」出臺的第二天,她就被揪出來,比丈夫錢鍾書還早三天成為「反動學術權威」。


在那場「轟轟烈烈」的革命中,向來溫文爾雅的她,很快被罰掃廁所,住牛棚,餘下的時間作檢討、寫認罪書等,而且不時還要接受各種各樣的批鬥,如戴「高帽子」,掛「黑牌子」……最令她尷尬的是剪「陰陽頭」,即頭髮剃一邊留一邊,成為魔鬼似的半邊發,當時楊絳只好找來女兒剪掉的舊發自編假髮,用來外出時遮醜。她在文化大革命中,飽受污辱踐踏,她的三個親人胞妹楊必,妹夫孫令衍,女婿王德在文革中也先後被迫害自殺她用淡然甚至帶點詼諧的筆觸,回顧中華民族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,彷彿是在磨難之下,成就了金剛不壞之身。




  楊絳百歲時所發表的〈一百歲感言〉,正為人生豁達做了最好的詮釋。
感言寫著:「一個人經過不同程度的鍛煉,就獲得不同程度的修養、不同程度的效益。好比香料,搗得愈碎,磨得愈細,香得愈濃烈。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,到最後才發現:人生最曼妙的風景,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,到最後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與他人毫無關係。」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