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年歲臨扭乾坤,身心吉祥常觀心,讓心平靜修清淨,讓愛滿心同體深...人生過客,相互為緣,互種心因,共營氛圍,相伴感恩。活著是勝利,掙錢是 遊戲,健康才是目的,快樂才是真諦!

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

「裁夢入花心」的新北市易簡太極拳協會福安隊~~張梅香師姐專訪 (2014.09.06.怡靜)

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你知道不需要完全依靠畫筆,而能創造出立體生動的水墨嗎?你知道現代水墨和傳統水墨不同在哪裡嗎?你知道張梅香師姐是如何將「夢」裁剪入「花心」的嗎?
1.「裁夢入花心」畫展告示

2.「裁夢入花心」現代水墨

3.門口的花籃

4.張梅香師姐和她的畫

  張師姐和夫婿林耀民師兄,都是新北市易簡太極拳協會福安隊的會員,認識張師姐是因為林師兄常到安康,來替班隊提領制服,張師姐也會隨車陪伴,伉儷情深。
  當我收到張師姐送來一張~現代水墨展的邀請卡時,正是那句「裁夢入花心」的標題,深深地觸動我的好奇,對畫一知半解的我,還是決定前去,張師姐舉辦畫展的圖書館藝文廳,一窺究竟。
  雖然邀請卡上書明「懇辭花籃」,到達大坪林圖書館藝文廳門口,仍見幾盆知己友好的慶賀(見照片),顯出作畫者的自然脫俗!
  見到張師姐,她已經等不及要告訴我們,現代水墨和傳統水墨有何不同了!張師姐說:「最不同的地方,就是現代水墨已經不須動筆,而是活用你所能看得到的媒材,有些同學甚至用塑膠布,我是用泡泡。我將毛寶洗精先在浴缸中打出很多泡泡,再把顏料調好直接在泡泡上作畫,最後用拓、用蓋、或用印的、用踏的、用噴的,就呈現出現在這樣的效果(請看梅香師姐和她的畫)。」
    筆者問:「那這些畫作上的名稱,都是怎麼樣取的呢?」
    張師姐說:「我都是將這些畫掛在牆上,等它完全處理好,落完款後,對它特別有感覺的,才會出現名字,其它的便只會標上〝待察花系列〞(請看待察花照片)」。〝待察〞就是等待觀察的意思,若能留一些空間給看畫的人去想像,不作刻意引導,能夠看什麼像什麼,張師姐說:那種想像,才是她認為最重要的,也希望她畫的花都是活的。足見張師姐心思並無標新立異、作品並無曲高和寡之處!
    筆者跟著問:「妳提過自己最滿意的畫是那幅〝彩虹橋〞,能否請妳為大家說說〝彩虹橋〞的來歷,好嗎?」
    張師姐說:「在我整理那幅畫的時候,發現它慢慢呈現出像我印
象中,小時候家鄉的河谷。我是在尖山卑的山上(就是現在的台南江南渡假村)出生的,我媽媽雖然不識字,但她很懂得生活,常帶我去河邊游泳,到了黃昏回家時,她都說〝卡畫、卡畫〞就是叫我快走、快走的意思。那河很大,雨後常有彩虹出現,媽媽就說,彩虹渴了,要來喝水!
    在我看過〝賽德克、巴萊〞的電影,發現他們也在強調彩虹橋的事,說〝彩虹就是神的故鄉〞。我在大自然中成長,無形中對大自然的事物特別容易感動,這幅畫營造了這種幻象,妳看畫中間彎彎的一段,就像彩虹彎向深不見底的地方,連我的老師來看畫展,都問我這幅畫是否與我的生命有關!」   
    接下來張師姐還說了一段很美的故事,她說:「這不是一個很好的故事...我只是在做我自己:我有一個像花一樣的名字*梅香*~梅花飄香。我想將我的夢境用圖畫敘述,並且和更多人分享我看見的世界!
    我是一個非常慢活的女人,在這個快速轉動的世界,我只能用我自己的速度前行,不要和別人做比較才沒有挫折感...我用繪畫記錄我的生活~在我的圖畫中沒有構圖,也不需要布局和說明,只是隨著我的意念遊走,常常上一分鐘我想畫牡丹,下一分鐘卻出現了杜鵑,偶而出現一隻小瓢蟲,我也不會太在意,生活嘛、歡喜就好!水墨畫是我生活的重心,打太極拳是我放鬆壓力的方式...
    每當我畫得腰痠背痛了,打個十三式就可以把我的疲勞消除,氣功十八式更能迅速讓我回到當下。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?只是順著生命的節奏遊走,也許有一天會功成名就(那也不見得是我需要的)。我知道我喜歡作畫,哪怕一輩子賣不出一幅我也甘之如飴,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已經非常快樂了!對我而言生命的意義就只是:平衡,陰陽調和,活在當下,愛自己.綻放自己,當自己圓滿時世界也就大同了!
    筆者問張師姐如何走進現代水墨的行列,和對將來有什麼計劃?
張師姐說:「一般畫家若非偏向西畫,就是守住傳統國畫,我以前學了七年的傳統山水畫,覺得自己像個學徒似的,無法突破。四年多前,見到劉老師在中正紀念堂開課,開始學水墨畫的。
    以劉國松老師為主的〝五月花會〞和〝東方花會〝一群現代水墨畫家,到現在也有六十年的發展了。在劉老師的激勵下,十多個同學當中只我一人以泡泡當題,每天回家就躲進浴室,有時還得跪在地上像做苦工一樣,這樣終於突顯出我自己的風格了。」
    張師姐每年都開一次畫展,今年已經是第三次了,她說:「開畫展是給自己一種動力和壓力,讓自己不斷地畫下去,也許會一直畫到生命的終結!」
    張師姐原是學機械製圖的,先生開成衣廠時也曾幫過忙,後來搬到達觀鎮,可能樓層太高得了眩暈症。
    她說:「我得了眩暈症只能躺在床上,看著天花板緩緩飄落一朵朵的鮮花...美麗得令我陶醉!
    我感覺自己像個仙女,伸出手來接下上天的恩典。這可能就是上天要賦與我的靈感,我現在用泡泡做的花,就跟那時出現在天花板的花一樣。」
    張師姐最後說到她進入協會的經過:「以前學了十年瑜珈,但因拉傷膝蓋而停止,又因為平日健身的會館收了起來,後來見廣場有人在教太極拳,先生尿酸高又少運動,便說服先生一塊去學,幸運地遇到一位非常好的教練~~吳一平教練。我還發現學了太極拳將氣血都打通,這是以前學瑜珈不能做到的,所以作畫和打太極拳,這兩件事,我大概會做一輩子了!」
   筆者覺得,學太極拳參加比賽不就和開畫展一樣嗎?正像張師姐說的,「給自己一種動力和壓力」,讓自己不斷地求進步,千萬不可中
途放棄啊!


5.待察花系列

6..彩虹橋

7.畫展一角

8.張梅香師姐和夫婿林耀民師兄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